今年刚刚拿到兰州市教育系统的新秀奖
2020-02-25 02:2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对于我国330万乡村教师而言,负担重、待遇低、职业尊严和幸福感不高曾是他们的困扰。

“刚开始肯定有情绪。”从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城区知名的东二小“交流”到寿安小学任校长的刘云清告诉记者,“一开始听说要交流到最边远的寿安小学,内心很抵触,妻子也坚决反对。”

《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明确提出到2020年前,对全体乡村教师校长进行360学时的培训,采取顶岗置换、网络研修、送教下乡、专家指导、校本研修等多种形式,增强培训的针对性和实效性。从2015年起,“国培计划”集中支持中西部地区乡村教师校长培训。鼓励乡村教师在职学习深造,提高学历层次。(执笔记者:刘奕湛、吴晶 参与采写:袁汝婷、李亚楠、李江涛、王莹、吴晓颖、肖正强、荣启涵)

“为了解决编外人员的工资问题,很多农村学校校长每年要花至少四分之一的时间在外面‘讨钱’。”慈利县教育局人事股股长陈文才说,有的村小、教学点的教师不仅包班教学,还要负责学生的营养餐和生活起居,常年超负荷。

“现在我很自信,去市里参加演讲比赛也不怵了。”以前,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伏龙坪小学教师魏振娜不愿意告诉别人自己是山区学校的老师。

“现在很多农村老师是定岗定编,如果没有特别的手段和方法,一个老师可能要在农村待一辈子。”想到自己的未来,一位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免费示范生“很焦虑”。

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曾运用自主研究的农村教师职业吸引力模型,对上万名中小学教师和师范生进行问卷调查。调查显示:当月薪达到4000元时会有79.4%的师范生愿意直接去农村任教,月薪达到5000元时会有88.1%师范生愿意直接到农村任教。

“编制设计的不合理,是乡村教师问题的根源之一。”慈利县教育局基础教育股股长李思锋告诉记者,目前我国中小学教师编制标准主要考虑的是城市学校的情况,对于只有十几个孩子、甚至几个孩子的村级教学点,城市学校的生师比标准直接导致了农村教师编制的结构性短缺。

湖南张家界市教育局师训中心主任刘协平说,没有幸福感的乡村教师,是无法肩负起国家农村教育重担的。而乡村教师的幸福感,不仅仅在于经济待遇,更在于晋升通道的畅通和成长空间的宽敞。期望此次支持计划的出台将有助于改善现状。

河南省封丘县居厢乡树人中学的业务主任杜程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和爱人都是老师,两人月工资加起来大概4000元。两个孩子一个上高三、一个上幼儿园,每月最少需要1000元,赡养双方老人每月至少1000元,自己省吃俭用每月生活费500元。这样,全家每月最多存下1500元。在家庭不遭遇意外的情况下,这种收入状况勉强能支持孩子完成今后的学业。

近几年,教师参与的培训多了起来,魏振娜的教学技能增长不少,今年刚刚拿到兰州市教育系统的新秀奖,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介绍自己。

会宁县教育局项目办主任何强说,一个在岗位上成长起来的老师对这个岗位是有感情的,有感情就难割舍,这对乡村教育发展会有很大的帮助,但现实是针对乡村教师的培训从数量和质量上都还不足够。

目前我国的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定的比例限制频遭诟病。示范性高中的高级职称比例是35%,一般高中是25%;初中的高级职称10%,中级40%,初级50%。小学教师没有高级职称,最高才达到中级职称,很多小学教师的头顶悬着一块“隐形天花板”。

河南教育学院教授徐玉斌说,目前,农村教师向城市基本上是一种自发的流动,而且是有去无回,而城市向农村基本上是一种被迫的流动,多以支教、挂职、锻炼为主,且是有去有回,这对农村教师来说是不公平的。城乡教师之间应建立一种合理的流出流入机制,不能只进不出,也不能只出不进。

针对类似现象,《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提出,乡村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按照城市标准统一核定,其中村小、教学点编制按照生师比和班师比相结合的方式核定;通过调剂编制、加强人员配备等方式进一步向人口稀少的教学点、村小倾斜,重点解决教师全覆盖问题,确保乡村学校开足开齐国家规定课程。

8日发布的《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针对乡村教师发展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措施。这些措施是否呼应了教师的现实诉求?能否解决现实的困惑矛盾?能否扭转教师“下不去、留不住、教不好”的局面?

“职称指标”几乎是所有乡村学校的困扰。河南济源市克井一中校长李新乐说,职称直接与教师的工资待遇挂钩,高级和中级职称相差很大,“评上和评不上,一个月差六七百元钱”,导致很多教师“评一次伤一次”。

结合各地的经验探索,《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提出:全面推进义务教育教师队伍“县管校聘(用)”管理体制改革,采取定期交流、跨校竞聘、学区一体化管理、学校联盟、对口支援、乡镇中心学校教师走教等多种途径和方式,重点引导优秀校长和骨干教师向乡村学校流动。

截至2014年9月,湖南省慈利县教育系统共有1430多名编外工作人员,其中700多人是幼师,工资从幼儿学前教育收费中提取。余下人员的工资全部要由农村学校自行解决。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指出,总人数不缺不意味着学校不缺,学校不缺不意味着专业不缺。不少基层教育主管部门都在呼吁,乡村教师编制核定应该基于更加充分的调研,考虑偏远、贫困、地势复杂地区的实际情况。

“很多学生看到我们的收入远不如外出打工的人,反而是村里最困难的,常常会产生‘知识无用’的想法。”杜程枫说。

针对此,《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提出增加乡村学校中高级岗位数量,实现县域内城乡学校教师岗位结构比例总体平衡。

“教师流动”变成“教师流失”已成为乡村教育的痼疾。储朝晖通过长时间的田野调查发现,很多地方的城乡教师之间并未形成合理的流动机制,反而是农村学校的教师想方设法往城里调,城里学校的教师不愿往农村学校调,一些新入职的年轻教师也不愿到农村,很多农村教学点面临无人教学的危险。

在湖南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中学,全校高级教师的平均年龄在45岁左右,有的老师拿了中学一级职称快20年了,却没有晋升中高级职称的机会。

但是,成都市探索实施的教师“县管校聘(用)”流动管理制度的补偿机制让刘云清渐渐安了心——全市教师“县管校聘(用)”,交流校长、教师权利和待遇不缩水。设置薄弱(涉农)学校津贴,并从住房、培训、评聘职称、评优评先等方面给予适度倾斜。还有每人1万元的支教校长专项经费。

《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提出要全面落实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并依据学校艰苦边远程度实行差别化的补助标准。各地要依法依规落实乡村教师工资待遇政策,依法为教师缴纳住房公积金和各项社会保险费。还要做好乡村教师重大疾病救助工作,加快实施边远艰苦地区乡村学校教师周转宿舍建设。

河南教育学院教授徐玉斌说,近年来,国家通过一系列政策措施,保障教师工资收入,着力提高乡村教师生活保障。但与广大教师的现实需求相比,仍有改善空间。国家应适当提高农村教师的工资水平,并大幅度提高岗位津贴,依据农村学校的边远艰苦程度、教师的岗位级别和执教年限实行阶梯式津贴政策。

近年来,河南省济源市对乡村教师按照任教年限等一些指标进行积分,每年农村和山区乡镇会根据自己的教师比例、缺编情况,让教师按照积分高低选择调动和交流途径。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83169.com.cn辽宁省阜新市米砂胀汽车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 www.83169.com.cn版权所有